• 枪杀中国女留学生江玥嫌犯已认罪 或获刑7至8年 2019-06-25
  •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? 2019-06-25
  • 广东严查扶贫领域违纪问题 三级督办直查立案888人 2019-06-17
  • 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:从美国高校看“四个回归” 2019-06-13
  • 呼死你团伙被摧毁 封停83万余个账号抓获210余人 2019-06-07
  •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“最后一公里” 2019-06-07
  • 铁打的詹皇,流水的勇士 2019-05-24
  • 刘诗诗"补丁裙"秀细长小腿 捂嘴与胖助理热聊刘诗诗补丁-大陆 2019-05-24
  • 我们都不是“全面而自由发展”的人,所以也没有必要计较智商高低了。 2019-05-15
  • 网友建言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5
  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土库曼斯坦缩减开支或让货币贬值 2019-05-10
  • 让“三会一课”更有“味” 2019-05-08
  • 事件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4-29
  • 重庆“8D迷宫”楼走红  网友:住户能找到自己家吗 2019-04-25
  • 中央和国家机关基层党支部书记示范培训班br在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举办 2019-04-25
  • | 网站首页 | 古龙考证 | 解读古龙 | 古龙影视 | 武侠名家 | 原创文学 | 古龙全集 | 武侠全集 | 图片中心 | 侠友留言 | 古龙武侠论坛
    导航: 武侠小说全集 >> 陈青云 >> 罗刹门 >> 正文  
    第十五章 图穷匕现   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    第十五章 图穷匕现

    作者:陈青云    来源:陈青云    更新时间:2017/12/25
      唐祖祐在仔细察看那幅拼拢的藏宝图。
      场面很静,谁也不开口,静待下文。
      唐祖祐在图上移动手指,顺着线条记号点画,点头,摇头,眉带越皱越紧。
      “怎么样?”
      朱大小姐沉不住气。
      “古怪!”
      “什么古怪?”
      “图上似乎多了些记号,不像是原图?!?br />   “难道是假的?”
      马庭栋脱口而出。
      “图是不假,是原图不错……”唐祖祐抬头望了马庭栋一眼:“不才断定这当中有半张图改变过?!?br />   众人为之脸色一变。
      “哪半张变造过?”
      马庭栋瞪大眼。
      “这一半!”
      “哦!疯豹买的这半幅,定是他捣的鬼,难怪他那么爽快交出来?!?br />   曹玉堂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会。
      “好像不可能!”
      “何以见得?”
      马庭栋反问。
      “没有改变的痕迹,墨迹是旧的,如果他是变造,应该是多年以前,不会是现在?!?br />   “很难说,曹兄,古董多的是废品,变造的人当然有他的一套技巧?!?br />   “马老弟,你说得很对,不过我年轻时干过裱褙这一行。不会走眼的?!?br />   “这么说……这半幅图等同废物了?”
      “……”曹玉堂没吭声,脸色十分凝重。
      “卖图的冷血人已死于非命,要查也无从查起……”
      朱大小姐咬着下唇。
      马庭栋深深想了想。
      “疯豹否认冷血人是他杀的,那杀冷血人是何许人物?杀人的目的是为了那三千两黄金还是另有目的?图是原图,改变的用意何在?”
      没人接腔,因为无从判断起。
      “如果说图是原图……”马庭栋又说下去:“那变造之人是早有深谋,最初的主是白面狼,他也死了,真的成了无关公案?!?br />   曹玉堂收起民藏宝图。
      马庭栋望着唐祖祐。
      “唐朋友,你现在可以安心,李大风已证实是武盟大逆,自顾不暇,他不能对你构成威胁?!?br />   “不才已经不在乎了,眼看恶人将有恶报。心头这股怨气可以平了?!?br />   “曹兄!”马庭栋转过身:“现在已经知道正凶是李大风和白启明,白启明已死,李大风也不会脱出掌握,我们要我的是第三者……”
      “马老弟的意思是指黑脸人?”
      “不错,他是最早知道李大风藏有半幅图的人?!?br />   “这很简单?!?br />   “如何简单?”
      “李大风早已知道二忍受巧凤的奸谋,逮住李大风,不愁他不说出对方来路?!?br />   “不可能?!?br />   “为什么?”
      “李大风没逼出巧凤的口供,他本人也急想知道黑脸人的来路?!?br />   曹玉堂默然。
      “不过,曹兄!”
      马庭栋接下去道:“李大风已经遣走他的女儿,他自己无疑地已打算远走高飞,他是贵盟的叛逆,应该由贵盟采取行动,如果任他走脱,要再逮到他可就难了,至于黑脸人,恐怕要费一番心力?!?br />   “好!”曹玉堂点点头:“我马上采取行动?!?br />   “什么人?”外面突然传来王道暴喝之声。
      在场的一震,马庭栋首先冲了出去,只见王道站在院子中央,目望围墙。
      “王道,怎么回事?”
      “一个黑脸人!”
      “人呢?”
      “珍珠追下去了!”
      “什么方向?”
      “右边墙头方向?!?br />   马庭栋毫不迟疑,急起追去。
      ×   ×   ×
      郊野,晨曦初吐。
      马庭栋一口气奔出了四五里地,既未发现黑脸人的踪迹,也不见珍珠的影子,看情形八成是追岔了,他停了下来,不想盲目地追下去。
      根据经验,黑脸人露面差不多都是晚上,现在已是白天,如果被珍珠追上,便是藏匿起来了,黑脸是伪装的,只要除去化装,对面相逢也认不出来,看来要逮他除了等待机会,便是另出奇谋。
      正要准备回头,突然发现远远的路边有辆马车的影子,不由心中一动,既然已经追了下来,凡属可疑的事物,总得要查个究竟,现在正是赶早趁凉的时辰,马车不可能停在路边休息的。
      于是,他奔了过去。
      马车停在路边的草地上,不见赶车人,拉车的马在低头啃草。
      他靠近马车,掀起一角车帘,车厢是空的。
      可煞作怪,是辆空车?
      再仔细一瞧,骇然大震,他记得这马车正是云英连夜驾离的那一辆。
      云英人呢?
      为什么会回头?
      再仔细检查,车座上似有血迹,这一来马庭栋可紧张了,看样子云英已遭遇了意外,她车上装有巨额的钱财,是全部暗镖的镖货,如果事机不密,走了风声,谁都会打主意。
      一骑马缓缓驰来。
      马庭栋抬头一看,马上人赫然是疯豹雷元庆,顿时呼吸为这一窒,心念电转,如果把几件事连在一起,疯豹的嫌疑可大了——
      他交出的图是篡改的。
      冷血人死的离奇。
      这辆马车人财全失。
      他这么早出现当场,而且是第一个。
      疯豹的坐骑已到两丈之内,他发现了路边的马车和马庭栋,控缰缓了下来。
      马庭栋当机立断,不能放过这头凶豹,要想用嘴问出实情是白费,只有来硬的。
      “是马少侠!”
      “雷老大,幸会!”
      “马少侠这么早驾车上路?”
      “因为有大事要办!”
      “噢!”
      疯豹没下马,抖缰准备离去。
      “雷老大请留步!”
      “马少侠……有话要说?”
      “对,在下是专程候驾的?!?br />   疯豹似乎很感意外,又“噢”了一声,下马,把马缰搭上路边小树,然后走向草地。
      “马少侠刚说是专程候驾?”
      “对!”
      “有何指教?”
      “向阁下挑战!”
      马庭栋声音突寒。
      “挑战?”疯豹目芒大张,照定在马庭栋脸上,久久才道:“为什么?”
      “等分出高下再为奉告?!?br />   “这……马少侠,区区大半生在在刀尖上打滚,打架拼命是家常便饭,不过,区区入关是客,关里武盟为主,希望你能说出因由……”
      “雷老大,在下不是武盟的人,这点不必顾虑,至于说因由,刚刚声明过了,分出高下再谈?!?br />   疯豹怔了片刻,脸上露出了狠色。
      “真的要向区区挑战?”
      “当然不是说着玩的?!?br />   “怎么个打法?”
      “各尽所能,有一方倒地为止?!?br />   “生死之决么?”
      “可以这么说?!?br /> 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疯豹狂笑起来,笑声中充满了凶残的况味,久久才敛了笑声道:“只你一个人?”
      “对!”
      “没有阴谋?”
      “笑话!”
      “很好,如果疯豹雷元庆不敢接受挑战,那才真是天大的笑话,拔剑吧!”疯豹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样子。
      “雷老大最好用剑!”
      “区区的剑已三年没出鞘?!?br />   “今天最好是出鞘,否则阁下会后悔?!?br />   “哈哈哈哈,马少侠,后悔的可能是你,现在区区知道你的意向了,能击败或杀死区区本人,你就会名扬武林天下,而你如果落败,反正是败在疯豹雷元庆的手下,不会损失什么,因为你还没成名,对不对?”
      “打了再说!”马庭栋不承认也不否认:“雷老大不能输,也输不起,所以………还是用剑吧!”
      “好!区区的剑三年没出鞘,可能已经生了锈,借这机会除除锈也好?!?br />   说完,转身到坐骑旁,拔下斜挂鞍边的剑,再走回原处,用手指弹了弹剑身,阴阴一笑,道:“马少侠,生死由命了!”
      “当然!当然!”
      “拔剑!”
      “呛”地一声,青光耀眼,濛濛白光在朝阳映照下幻出了千缕银线。
      “你这把剑不赖!”
      “谬赞了?!?br />   “你准备好就出手?!?br />   “在下从不占先?!?br />   “哟哈:哈哈哈哈,马少侠,不要卖狂,这是生死交关的事,你可明白面对的是什么人?”
      “非常清楚!”
      “行了,区区最不耐磨……”抬剑,随便地虚虚一刺,“区区已经先出手了?!?br />   马庭栋拉开架势,他表面上狂,担心里可不敢托大,他明白面对的是关外数一数二的人物,而且他这一战只能赢不能输,输了一切算完。
      疯豹抖了抖剑,也作出架势,他一样不能输,成名不易。同时在马庭栋拉开架势之时,他已看出这无籍名的小子不是好相与,从气势判断是拔尖的剑手。
      双方凝立对峙,气势功架都无懈可击。
      太阳升高了,光焰加强加热,两支剑的芒影却是冷的,森寒、慑人,第一流的杀人利器。
      彼此的神色由于对峙的时间拉长而逐渐凝重,最后变成两尊石雕。
      阳光、剑芒、露珠全在闪着光。
      一切似乎已静止,连同时间在内。
      可怕的静止,足以使人的血脉凝固。
      终止,必然是会突破的,只是时间的久暂而已。
      “呀!”撕裂空间的栗吼,同一时间发出,剑芒暴闪。一阵连珠的碰击声,分不清是多少次,迸射的剑芒乍现乍敛,人影分开,再合。
      仍是对峙的局面,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,谁也没动过。原来就是这样,只有一点不同,两张脸除了杀机已没有任何表情,令人窒息的对峙。
     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……
      又一个夺人心魄的画面爆出,又消失。
      疯豹的胸衣现了红,阳光照射下无比地刺目,他的下眼皮在跳动,眸光变成了野兽的狞芒,脸上的肌肉抽紧成固定的形态。
      马庭栋的心、意、神已完全融在剑中,他自己的感觉自我已不存在,存在的是剑。
      第三度交接,像天空中两道闪电的会合,没有碰声,只有一声极轻的闷哼。
      人影分开不再会合。
      两支剑半扬着,保持刺击之势。
      疯豹的两个眼珠子似乎要暴出眶外,他的肋间在冒红,衣摆已浸透,血水在下滴。
      “砰”地一声,疯豹跌坐草地,剑掉在脚边。
      再好的笔墨也无法形容他脸上此刻的表情。
      “我输了,下手吧!”疯豹狂呼出声。
      “在下没说定要杀人!”马庭栋缓缓垂下了剑,剑尖拄在地上,他的脸色因用力过度而现酡红,胸部也微见起伏,没别的表情。
      生来带几分骠犷的形态此刻使他俨若一尊天神。
      “我输了,疯豹输了,哈哈哈哈……”疯豹真的像发了疯,极度自负的狠人的悲哀。
      “在下侥幸!”马庭栋深深透口气。
      “现在……你可以说话了!”
      “雷老大,希望你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跟你的骨头一样地硬?!?br />   “说话!”疯豹在喘气,人败了,受了伤,但狠劲凶焰依然。
      “冷血人真不是你杀的?”
      “不是!”斩钉截铁。
      “你昨晚交出的半张藏宝图你做了手脚?”
      “放屁,我姓雷的走的是黑道,但不屑于做这种卑鄙之事?!?br />   马庭栋窒了窒,看对方的神情不像是说假话。
      “现在说这辆马车,车上的人呢?”
      “不知道?!?br />   “真的不知道?”
      “马庭栋,我已经失去了抵抗力,剑在你手里,你可以砍下我的头,说的话绝不更改?!?br />   马庭栋真的傻了,对方竟然完全否认,照对方的性格,用强逼供是白费,真的杀了他么?现在杀他也很容易,但却有悖武道,没有杀他的理由。
      “雷老大,你要在下相信你的话!”
      “随便,头是一个,命是一条?!?br />   “如果将来在下查出了……”
      “没有这种将来?!?br />   “好,在下相信你?!?br />   “马庭栋!”疯豹龇了龇牙:“你要杀我现在是唯一的机会,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?!?br />   “在下从不后悔?!?br />   “很好,你是条汉子,不过话说在头里,我不死就会再找你,记牢?!?br />   “随时候教!”想了想道;“在下扶雷老大上马?”
      “不必!”狠人有时对自己也很残忍。
      “那在下就告辞了!”
      “你走吧,记住,我会找你?!?br />   “不会忘记的?!?br />   马庭栋往回路走。
      他的心情很乱,云英到底遭遇了什么?虽然两人之间没有情字存在,而且她父亲是个人面兽心的武林败类,可是她毕竟是无辜的,她没犯任何错,没有情的情依然值得追忆。如果李大风不是这等人,两人之间的情感毫无疑问是会建立的。
      这是造化的安排,不怪人。
      走着走着,来到了三官庙前。
      突地,庙门里传出一个声音道:“马庭栋,你是在找我,对不对?”
      马庭栋大吃一惊。
      “你是谁?”转面向门,庙门是掩着的。
      “你们所称的黑脸人?!?br />   “黑脸人?”马庭栋脱口叫了起来,这可是做梦也估不到的意外,踏破铁鞋无觅处。得来全不费工夫,对方竟然自己送上门来。
      “马庭栋,说,是不是在找我?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“那就请进来,咱们好好谈谈?!?br />   马庭栋推开庙门,目光朝里一扫,不见人,他跨了进去。步入庙院。
      “黑脸人,既要见面,何必又躲?”
      “我没躲,在这里!”声音从大殿里传出。
      马庭栋一个跃身,上了大殿的走廊,眼睛朝殿里望去,还是不见黑脸人的影子,他当然不能冒失冲进去,黑脸人的行为,证明他是个相当狡诈之徒。
      “你出来还是在下进去?”
      “你就站在原地别动?!鄙羲品⒆陨耥?。
      “你不敢现身?”
      “时辰还没到?!?br />   “你准备谈些什么?”
      “谈一笔生意?!?br />   “谈生意,谈什么生意?”
      “用一条人命,换你一样东西?!?br />   “一条人命?”马庭栋心头一震。
      “不错,一条人命,一条你绝对不能丧失的人命,对你相当重要的人命?!?br />   “谁?”
      “李云英!”
      马庭栋顿时血行加速,杀机浓炽,想不到云英会落在黑脸人的手中,这小子的确够诡诈,脚步一挪……
      “别动,否则你只能得到一具尸体!”阴冷的声音相当刺耳。
      马庭栋勉强忍住。
      “你想交换什么?”
      “半张藏宝图,黑屋的那半张?!?br />   “黑屋那半张?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“你认为办得到么?”马庭栋愤恨得直挫牙。
      “难道你想李云英死?”
      “你尽管杀她,你也逃不了?!?br />   “哈哈哈哈,未见得,本人有把握来去自如,你连影子都摸不到?!?br />   马庭栋默然,不是基于情,而是道义二字,他不能真的忍心牺牲云英。他在盘算,人是躲在神龛里,如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出击,成功的胜算很大,对方志在藏宝图,不会随便杀死人质,只消一犹豫,自己便能成功。
      “黑脸人,你如果有种,如果你是男人,出来咱们见个真章,你要是赢了,藏宝图奉送,如果说话不算数,便是婊子养的?!?br />   马庭栋故意用下流粗俗的话激对方现身,他对自己的剑法有自信。
      “对不起,不管你是什么生的,我不作兴这一套?!焙诹橙怂低?,加上一声冷笑。
      马庭栋恨得牙痒痒,显然黑脸人已经暗中在废园窥见了拼图那一幕,珍珠和王道在外面把风,竟然没发现有人窥探,到他离去时才发觉,足见这小子是真的有两套。
      “你为什么只要半张?”马庭栋故意引对方说话,伺机突袭。
      “告诉你无妨,我只需要那半张?!?br />   “你自己有半张?”
      “这你就不必管了?!?br />   “图不在在下身边……”
      “你可以去拿,我会另外通知你交易时间地点?!?br />   “在下要看看人质?!?br />   “别担心,还是原封货,我目前不会动她?!?br />   “能说说你的来路么?”
      “你明知这是白费,我当然不会说,如果说了,也是捏造的,你就不必多此一举了?!?br />   “马车上原有东西……”
      “本人点收了?!?br />   “你……”
      “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,物归原主,没什么不对,哈哈哈哈!”黑脸人似乎很得意。
      “怎么……”马庭栋大感意外:“你就是托镖之人?”
      “完全对,本来是想借此跟李大风套交情,结果情况改变,所以我的计划也改变了?!?br />   马庭栋气得眼睛发蓝,对方的确是狡狯之尤。
      “在下的计划也改了!”马庭栋笑了笑。
      “哦,怎么说?”黑脸人像是很意外。
      马庭栋趁对方答话之际,闪电般弹射入殿,单足一点地面,飞扑神龛,长剑同时掣在手中,几个动作一气呵成,而且快如一瞬。
      定睛一瞄,呼吸为之窒住,神像后面是空的,根本没人,神龛三面封得很严,正面是帐幔,对方不是鬼魅,何况还带着人质……
      心念一动,他以登龛时同样快的速度翻落殿地。
      “嚓!嚓!”暗器自头顶射落,正是马庭栋停身的位置,粟米之差,堪堪避过。
      原来马庭栋在发现神像之后没人之际,突然想到头顶是唯一藏身之处,他没抬头,火速退身,果然不出所料,人是攀附在龛顶承梁上。
      “你很机灵!”声音仍在龛内。
      “你也不差!”
      “马庭栋,如果你再不自量力采取行动的话,我就做掉李云英!”
      “你不会?!?br />   “这么笃定?”
      “你如果杀害李六英,你就永远得不到那半张图,而且也难逃一死?!?br />   “嘿嘿,马庭栋,你可能错了,李云英只是一张牌,并非王牌?!?br />   “什么,你还有王牌?”马庭栋心中一动。
      “没三板斧能上瓦岗寨么?告诉你,真正的王牌是珍珠,你想不到吧?嘿嘿嘿嘿……”
      马庭栋震撼了,珍珠是先自己出废园追黑脸人的,怪不得不见她的影子,原来已落在黑脸人的手中,以珍珠的精干,怎会落入对方之手呢?
      “人质在何处?”
      “这你不必管,又不是小东西,能带在身边么?”
      马庭栋感到束手无策了,看来只有回去我曹玉堂取图来交换一途。
      “马庭栋!”黑脸人又发了话!“你快去取图来,不许任何人盯踪,先用图交换李云英,等我证实安全之后,再放珍珠?!?br />   就在此刻,一条人影步入殿中,赫然是曹玉堂。
      马庭栋精神大振。
      “曹兄……”马庭栋刚开口。
      曹玉堂抬手止住马庭栋,目注神龛。
      “朋友,出来吧!”
      “姓曹的,图在你身上?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“多一句话也不要说,把图放在桌上,你们退出去,本人验明无讹之后便放李云英,现在开始交易?!?br />   “可以!”曹玉堂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从怀中掏出藏宝图,放在神桌上:“朋友,两个半张全在此!”
      “曹兄,还有珍珠……”马庭栋挑眉瞪眼。
      “我知道,老弟,我们退出殿外?!彼底?,当先转身举步。
      马庭栋无奈,只好跟着退出。
      两人退到院子中央,遥望着殿里的动静。
      人影出现,从神龛飘落,略一检视,把两半张图全纳入怀中,然后转身朝外,漆黑的脸,好生怕人。
      马庭栋激动得全身发麻。
      黑脸人又转回身,用脚踢开神龛底痤的护板,伸手抓出一个人,不错,真的是李云英,她的穴道已被制,人显得木木呆呆地。
      “你们退到庙门外,我这里放人?!焙诹橙擞痔崽跫?。
      曹玉堂拉着马庭栋退到庙门外。
      黑脸人拍拍云英的背,放开手。
      云英木木地向外走……
      马庭栋要冲进去,但被曹玉堂拉住。
      云英走到了院心,黑脸人迅快地后退。
      马庭栋急声道:“神龛后面有门,我绕过去……”
      曹玉堂从容地道:“用不着,我们只管前面,进!”
      “??!”惊叫声中,黑脸人连连倒退,几条人影从龛后涌出,赫然是朱大小姐,王道和中年乞丐唐祖祐。
      曹玉堂伸手拉住云英,在她身上点了两指:“姑娘,你坐在地上休息一会?!彼底?,把云英按坐地面。
      马庭栋已冲到殿门。
      黑脸人的脸上不见表情,但目光已显出了惊惶之色,他被围在核心中。
      “你们……准备怎么样?”
      “游戏已经结束,该你现原形了?!敝齑笮〗阕旖青咦爬湫?。
      “朱大小姐,别忘了你那俏婢还在本人手中?!?br />   “本大小姐准备牺牲她了?!?br />   “什么,你……”
      马庭栋大为意外,朱大小姐竟然要牺牲珍珠,这怎么可能呢?
      曹玉堂也进了殿。
      黑脸人仓惶四顾,似乎打算脱困。
      “黑脸的!”朱大小姐冷冷一笑:“你长了翅膀也飞不掉,你是玩刀的,所以玩刀该是压轴戏,开锣吧!”
      话声方落,珍珠从龛后转了出来,手里执着亮闪闪的八寸短刀。
      “你……怎么……”黑脸人惊叫起来。
      “你以为姑娘我这么容易受制?告诉你,姑娘我是跟你演戏的,你的道行还差了些,拔刀保命吧!”
      黑脸人拔出了匕首,他不动手也不行了。
      刀光一闪,珍珠先发动攻击,黑脸人应战,一场罕见的短兵恶斗叠了出来,看得人动魄惊心。
      八寸婆婆的传人,玩刀的圣手,珍珠头一次尽情施展绝活,闪闪的刀光,在空中幻出了一道道的银弧,黑脸人也不赖,一把刀玩得如灵蛇飞舞……
      “珍珠,够了?!敝齑笮〗阕隽烁鍪质?。
      “??!”一声惨叫,刀光倏敛,黑脸人跄踉后退,连摇急晃,栽了下去,心口上挨了一刀。
      珍珠收了刀,俯身朝黑脸人面上一抓,一层黑膜应手而起,现出了庐山真面目。
      “是他,他就是白安平!”马庭栋脱口叫了出来。
      黑脸人,赫然就是住在同一客栈中的年轻文人。
      曹玉堂上前拉开白安平的胸衣,掏出图来,竟然变成了三张,其中一张是描摹在纸上的。
      在场的眼睛全睁大了。
      曹玉堂走近唐祖祐:“唐朋友,请鉴定一下?!?br />   唐祖祐接过手,摊在桌上一比对:“这纸图是真的?!?br />   白安平还在抽动,喘息。
      “我明白了!”马庭栋大叫了一声。
      所有的目光,全投向马庭栋。
      这时,李云英也走了进来,愕然木立。
      马庭栋道:“当初一图二分。一半在白启明手里,白安平就是他的儿子,他描下了真图,把原图改变,故意在汝州客栈,利用白面狼把假图流入江湖,借以转移注意力,他再全力图谋李局主的另一半,白启明墓碑血字那不解的一点。应该是李字第一笔的起头,目的在指出凶手……”
      曹玉堂点头道:“完全正确?!?br />   马庭栋道:“曹兄,这以后的一切,是武盟的事了?!彼×坎惶崂畲蠓?,因为有云英在旁。
      “嗯”地一声,白安平咽了气。
      唐祖祜悠悠地道: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作恶者必然会得到应该有的报应?!?br />   珍珠开口道:“对了,我假装受制,被白安平囚禁在离此不远的小屋中,发现那里还有一个麻袋,两只木箱……”
      马庭栋突然灵机一动,大声道:“那是云英的东西!”众人错愕。
      马庭栋走过去在曹玉堂耳边低语了几句,曹玉堂点着头。马庭栋这才靠向呆在一旁的云英:“大妹子,你的马车在前面路上,我送你上路,同时取回你的东西?!倍魇前装财讲嫉亩?,现在仍归云英并无不当,而李大风必须接受武盟的律法制裁,马庭栋刚才向曹玉堂悄语的便是这些,等于是一种交代。
      云英幽幽地道:“马大哥,我要见我爹!”
      就在此刻,李大风突然出现当场,他不理众人的反应。径直走向他的女儿。
      “爹!”云英眸眶内涌起泪水。
      “孩子!”李大风的脸皮子抽动了数下,“让你马大哥送你上路?!?br />   “您呢?”
      “爹还有些事必须交代,事完就回家了!”
      “女儿等您一道……”
      “孩子,听话!”
      转向马庭栋:“庭栋,我只求你这件事,送云英一程?!?br />   “好!”马庭栋一口答应,拉起云英的手:“大妹子,快走!”目光瞟向了朱大小姐,“大小姐,后会有期了!”
      朱大小姐笑了笑,笑意有些凄凉,口唇动了动,想说什么,结果什么也没说。
      曹玉堂深望着马庭栋:“老弟,公案已了,你是首功,希望我们以后能有机会合作?!?br />   “也许会的!”
      马庭栋牵着云英的手举步离去。
      两滴清泪,挂下了李大风的脸颊。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 文章录入:凌妙颜 编辑校对:凌妙颜  
  • 枪杀中国女留学生江玥嫌犯已认罪 或获刑7至8年 2019-06-25
  •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? 2019-06-25
  • 广东严查扶贫领域违纪问题 三级督办直查立案888人 2019-06-17
  • 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:从美国高校看“四个回归” 2019-06-13
  • 呼死你团伙被摧毁 封停83万余个账号抓获210余人 2019-06-07
  •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“最后一公里” 2019-06-07
  • 铁打的詹皇,流水的勇士 2019-05-24
  • 刘诗诗"补丁裙"秀细长小腿 捂嘴与胖助理热聊刘诗诗补丁-大陆 2019-05-24
  • 我们都不是“全面而自由发展”的人,所以也没有必要计较智商高低了。 2019-05-15
  • 网友建言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5
  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土库曼斯坦缩减开支或让货币贬值 2019-05-10
  • 让“三会一课”更有“味” 2019-05-08
  • 事件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4-29
  • 重庆“8D迷宫”楼走红  网友:住户能找到自己家吗 2019-04-25
  • 中央和国家机关基层党支部书记示范培训班br在中国浦东干部学院举办 2019-04-25
  • mg宝石之轮破解 幸运双星客服 北京pk10杀两个好 围棋的基础知识 京东彩票正规吗 刀塔自走棋手机版图鉴 绝地求生国服上线时间 明晚七乐彩开什么号码 费拉拉vs都灵 天天飞车最新版本下载 柏林赫塔球星 蛋糕谷登陆 安徽11选5任务最大遗漏 安徽快3计划投注 足彩半全场领奖 拳皇98ol四魂阵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