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喀纳斯景区再添8只天鹅宝宝 2019-07-09
  • 枪杀中国女留学生江玥嫌犯已认罪 或获刑7至8年 2019-06-25
  •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? 2019-06-25
  • 广东严查扶贫领域违纪问题 三级督办直查立案888人 2019-06-17
  • 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:从美国高校看“四个回归” 2019-06-13
  • 呼死你团伙被摧毁 封停83万余个账号抓获210余人 2019-06-07
  •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“最后一公里” 2019-06-07
  • 铁打的詹皇,流水的勇士 2019-05-24
  • 刘诗诗"补丁裙"秀细长小腿 捂嘴与胖助理热聊刘诗诗补丁-大陆 2019-05-24
  • 我们都不是“全面而自由发展”的人,所以也没有必要计较智商高低了。 2019-05-15
  • 网友建言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5
  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土库曼斯坦缩减开支或让货币贬值 2019-05-10
  • 让“三会一课”更有“味” 2019-05-08
  • 事件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4-29
  • 重庆“8D迷宫”楼走红  网友:住户能找到自己家吗 2019-04-25
  • | 网站首页 | 古龙考证 | 解读古龙 | 古龙影视 | 武侠名家 | 原创文学 | 古龙全集 | 武侠全集 | 图片中心 | 侠友留言 | 古龙武侠论坛
    导航: 武侠小说全集 >> 若明 >> 血谷幽魂 >> 正文  
    第十六章  天人合一            双击滚屏阅读

    第十六章  天人合一

    作者:若明    来源:若明作品集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8/5/16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传专为周靖准备际室练功,并摆上接风酒宴。
      由于每个人的心灵,压积了太多的悲愤与怨仇,食不甘味,酒席草草而终。
      周靖被安置在一间纤尘不染的功室之中,饮食起居,由“地灵夫人”的两名贴身侍婢照顾。
      悲惨的身世,血淋淋的回忆,使他的心一直翻腾在仇与恨的狂涛之中,他无法定下心来参研“共工残简”。
      父亲,堪称一代武圣,却谜样地死亡,死后还被毁尸。
      母亲,生下自己刚三朝便遭迫杀,他似乎己看到了钓鱼矶上血淋淋的一幕。
      仇与恨炽成一股无比的杀机。
      三天三夜,他自不交睫,把自己沉浸在仇恨的海里。
      他冥想着由“地灵夫人”口中述出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细节。
      这的确是一个惨绝人寰的血的故事,而他,是故事中不幸的主角。
      静室的门轻轻开启,呈现出“地灵夫人”焦灼关怀的面孔。
      “少主!”
      “前辈有何见论?”
      “少主,请抑悲怀,往者已矣,目前要做的是如何报仇,使主人主母得能瞑目于九泉之下,悲伤足以损元……”
      “谢谢前辈提示!”
      “望少主即日开始参修神功!”
      “是的!”
      “贱妾告退!”
      静室的门,悠然而合。
      是的,一切都成为过去了,当前应该做的是如何去报仇,追凶,使父母瞑目。
      周靖摒除那些足以使他不安的激动的意念,翻开了“共工残简”。
      刚一打开扉页,两个面孔立即呈现脑海。
      一个是为他而死的绿衣女莫绮华。
      另一个是美绝尘寰的异母姐姐甘小梅。
      莫绮华赠“辟水珠”,助他入“水府洞天”取得“共工残简”,而今“辟水珠”尚在自己怀中,伊人己玉殒香消,若非莫绮华与“红须客”丘金以死相拼,他不会有今日,而最令他摧心断肠的是莫绮华临死才吐露埋藏在心底的一份爱!
      第一个为他而死的是“桃花宫”中的婢女春桃,但春桃虽死,生前曾得到他的爱,也得到他的初吻,死后,他亲手把她埋葬。
      莫绮华,她什么也没有得到。
      从而,他联想到化身“恨世魔姬”的黄小芳。
      黄小芳被“逆旅怪客”误伤而失去动力,被四金刚迫得投江而死,黄小芳对他可说是恩至义尽,大恩至爱,欲报无门,使他在心灵上抹了永远拭不去的痛苦。
      先后,三个少女为他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
      受而不予,在一个孤高自负的人而言,是相当痛苦的事。
      与他同一悲惨命运的异母姐姐甘小梅,他每一念及,内心就是一阵痉挛。
      为什么苍天会作这样近千恶毒的安排!
      他们相爱!
      他吻了她!
      甘小梅一旦知道真实情况,她受得了这打击吗?
      她母亲“血谷主人”,是父亲的弃妇,伴着一颗残破的心灵而活。为了她还有一个儿子甘江,可是,当她知道这一线赖以生存的希望也归于幻灭时,该当如何?
      他不能再住下想……
      仿佛,他己看到自己的心在滴着鲜血。
      四周包围着他的,是恐怖而无边际的阴霾。
      这痛苦,比死还深!
      死,一切得到解脱,只要渡过那一刹那,可是他不能死,须要活下去,坚强地活下去,否则,他将成了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
      第四天,又在惨痛的思念中过去,“共工残简”他一个字也没有看,案上摆着换了数次,而仍原封不动的食物。
      “少主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再次出现门边,那神传 那语音,像是发自一个慈祥的母亲,充满了关切、挚爱,微带着一丝薄薄的责备。
      周靖赧然站起身来,讪讪地道,“前辈,我又虚耗了一天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黯然道:“少主,贱委等十余年来,为主人主母的仇而奔走,天幸少主尚在人间,可说是主人主母威灵有感,如果少主一味沉缅在悲痛之中,耗气损元,贱妾等心何能安,同时贱妾斗胆说一句冒渎的话,这不是大丈夫男子汉应有的行径!”
      暮鼓晨钟,警人迷梦。
      周靖悚然而震。
      不错,这不是男儿本色,他不但愧对父母在天之灵,也愧对这些昔日父母的手下。
      “前辈,我知错了!”
      “少主言重了,贱妾放肆,请少主……”
      “前辈金玉之言,周靖永铭五中!”
      “少主,你不改过姓氏……”
      周靖怆然道:“我获义父‘霸王鞭’周公铎恩养成人,最后为我而死,他老人家不娶无后,我不忍抹去这姓氏,至于本姓,我打算在恩仇了了之日,冠在周靖两字之上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不断点头道:“少主宅心仁厚,天必佑之,贱妾告退!”
      周靖重振心神,摊开“共工残简”,首页之上,楷书着:“共工残简,原为祖师所创神功玄法,历代均以口头相传,致多有漏失,至一百零五传先师殷端木,始录之成书,然己残缺不全,故名之为‘共工残简’,余限于资质,未能大成,寄望后代传者,能竟全功,而使本门光大,永垂武林。第一百零六传弟子甘祖年谨志?!?br />  周靖不由泪光莹然,这正是他父亲所遗的手笔。
      由于他出生三日,就适逢惨祸,父母的音容,对他完全陌生,在想象中也无法描述出来,他测想,父亲生前,必是一个世无其匹的人物。
      “血谷”,选中了他当赘婿。
      母亲,也爱上了他。
      还有,“恨世魔姬”,“一统会”总坛之中那神秘的中年美妇,关外武林盟主蓝玉环,“水府洞天”之主……这些都是不可一世的尤物,似乎有一个隐约的事实,她们都曾爱过父亲,而且爱得很深。
      这说明了父亲在世之时,除了神功无故之外,凤标也必盖代。
      心念之中,目光移向第二页,那是目录二
      培元大法。
      练气大法。
      运气大法。
      神功初步。
      六合还元。
      天地交泰。
      金刚不坏。
      天人合一。
      下面是附注:余当日练至“金刚不坏”之阶段,限于秉质,谨悟其半,致“天突”一穴,无法封固,终不能竟其全功,达“天人合一”之境。甘祖年再下面是附录,分别列述拳掌指及轻劝身法。
      拳掌指身被列为附录,显然这一门神功的主旨,在修练“金刚不坏”之体,而并非讲究拳掌指招式。
      于是--
      周靖废寝忘食,全心全意专研“共工残简”。
      他武功本己有根底,再加上异母长兄甘江,输给他近一甲子的功力,而前母“血谷主人”
      授予的“玄龟神功”,与“共工残简”的运气之法,不谋而合。
      先天秉赋奇佳,颖悟力超逾常人。
      仇与恨在不时地鼓舞他及早完成神功。
      基于以上几种原因,进境之速,相当惊人,几乎超越常人所能的极限。
      一个月过去了!
      两个月过去了!
      他遭遇到与他父亲相同的阻碍,练到“金刚不坏”这一阶段,全身穴道经脉,皆己封固,独独“天突”一大无法拟封。
      他发誓,非要达到“天人合一”之境不可。
      面对那艰深玄奥的口诀,他忘了饥渴,忘了疲乏,不眠、不休、不饮、不食,好象本身也己不复存在,脑海里除了口诀,己容不下任何东西。
      焦思!
      冥想!
      时光在不知不觉之中流逝……
     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。
      这一天,他正凝神苦思之际,无意中看着那专一指示昼夜之分的“天光洞”,脑中灵机一触,倏有所悟。
      “地灵宫”建筑在地下,全赖灯火与珠光照明,昼夜不分,为了弥补这一缺点,当初建造这地下宫殿的人,匠心独运,设计了许多“分光洞”,这洞直通地面,用无数面铜镜把天光转折送人每一间官室之中,光线的明灭,显示出昼夜之分。
      由于这“分光洞”的原理,使他领悟了“天突穴”不能封固的原因。
      一时之间,他惊喜欲狂。
      费解的口诀,也在刹那之间豁然贯通。
      于是--
      他收敛心神,跌坐垂帘,进人忘我之境。
      逐渐,天人合一,由虚生明……
      此刻--
      “地灵宫”中,血海尸山,鬼哭神号。
      “一统会”百余高手,由加盟“一统会”的“桃花官”主人“桃花姥姥”率领,血洗“地灵宫”。
      由于静室的构造特殊,声音不透,是以周靖丝毫未受干扰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守在静室门外,全力阻截来犯的高手。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独斗“桃花姥姥”,显然不支,险象环生。
      好几次“桃花姥姥”放弃了斗杀“地灵夫人”的机会,一味游斗,显然她别有用心,本来“桃花姥姥”的功力,较“地灵夫人”逊色,但她自残害五百壮男,练成“返老还童”邪功之后,功力运增,“地灵夫人”己远非其敌。
      “地灵宫”不乏好手,鏖战之下,双方互有死伤。
      由于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双双扼守静室之门,是以“一统会”的一流高手,全部集中环攻静室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为了维护周靖的安全,就拼死守住室门前的示道,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      如果让一个人欺近静室之门,后果何堪设想。
      甬道中,尸体层层铺盖。血肉横飞,但扑击之势,有增无减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功力再高,终是血肉之躯,怎经得起对方轮番猛扑,何况,来者俱非居手。
      随着时间的延长,二人已呈强弯之未,口鼻之中,鲜血阵阵溢出。
      惨烈之状,令人不忍卒睹。
      当然,两人己下定决心,至死方休。
      宫庭之中,“地灵夫人”钗横发乱,凄厉如鬼,娇躯摇摇欲倒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一直不下杀手,边打边道:“吴绢云,你想好了没有,加盟本会,还是使‘地灵宫’化为劫灰?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嘶声道:“妖妇,办不到!”
      “如此休怪我了!”
      了字声落,手出如电,一把扣住“地灵夫人”脉门。
      就在此刻--
      一个面容诡谲的白衣中年人,幽然出现,望着“地灵夫人”,邪意地一笑,道:“嫂嫂,久违了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芳心大震,骇然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加人了‘一统会’……”
      “嫂嫂,此地不容人,自有容人处!”
      “原来……是你出卖了本宫的秘密,使敌人长躯直人,机关失效……”
      “嫂嫂,这不是出卖,兄弟我应该是‘地灵宫’之主,哥哥己死,我是回来接收的。嫂嫂,数年不见,凤采如昔,哈哈哈哈,你将仍然是夫人之尊……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 目眦欲裂地道:“住口,郑强,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……”
      白衣中年面不改色地道:“夫人,骂得好!”
      “郑强,你哥哥泉下有知,他不会放过你!”
      “夫人,那是另一回事!”
      说着,转向“桃花姥姥”道:“副座,请下令休战,否则‘地灵宫’将成为一座无人的死宫了!”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一扬手,高喝了一声:“住手,控制出入甬道!”
      搏战之声夏然而止。
      若梅若兰二婢浑身浴血,弄了过来,见主母被制,双双惊叫了一声,扑了过去。
      “找死!”
      暴喝声中,白衣中年男子拿出如电,把二婢挡了回去,阴阳地道:“识相的规规矩矩站在一旁!”
      若梅着兰看清眼前三人,骇然退了两步,栗声道,“二门主,是你……”
      “不错,是我,我回来接掌‘地灵分坛’……”
      “什么,‘地灵分坛’?”
      “嗯,从今起,改为‘一统会’分坛!”
      二婢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,但目中已流露出恨毒之色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把“地灵夫人”一推,道:“交给你!”
      二门主郑强笑嘻嘻地接住“地灵夫人”,仍扣住腕脉。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脉穴被制,反抗无力,一双秀眸,几乎瞪出血来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举步向静室方向奔去。
      “地灵宫”残存的弟子,纷纷向庭院集中,“一统会”属下则分布四周。
      那些受伤未死的,发出一阵刺耳的哀鸣,令人心悸神摇。
      梅、兰二婢双双叫了一声:“少主……”
      扑向“桃花姥姥”身后。
      冷哼声中,“桃花姥姥”蓦地回身,劈出两军。
      劲道卷处若梅若兰二婢被震得倒栽回去。
      静室前,搏斗己近尾声,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咬牙支持不倒,但出手之间,己失去了章法,所恃者,一股忠义之气而已。
      “住手!”
      喝声传来,“一统会”的高手,纷纷退向两侧。
      出声喝止的,是“桃花姥姥”。
      压力一解,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再也支持不住,双双坐下地去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目光一扫甬道中数十具尸体,皱了皱眉,前欺数步,一掌遥?;飨蚓彩抑?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双双怪叫一声,口血连喷,竟然站不起身来,显然两人已是真元耗竭了。
      “砰!”然巨响声中,静室之门向内倒了下去。
      静室中,兀坐着一个面如冠玉的少年,如老僧入定。
      他,正是周靖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冷笑一声,孤身而人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眼睁睁地看着少主遇险,却无力维护,张口又吐了几口鲜血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痴痴地望着浑然不觉的周靖,喃喃自语道:“毁了未免可惜!奇怪,他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    蓦地--
      周靖双目一张,两道森冷的厉光,如电炬般逼射而出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被目光所逼,下意识地退了一步。
      周靖缓缓站起身来,由室门外望,俊面陡然变色。
      可能,他恰在此刻功成返元,还不明白身外发生的祸变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之所以退了一步,只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,她根本不把周靖放在眼下,周靖的绝世风标,的确使这老扶妇不克自制。
      “周靖,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碰头?”
      “桃花宫”的遭遇,以后春桃的惨死,闪上心头,杀机从心的深处升起,身形微微一挪。
      冷森森地道:“不错,真是巧极了!
      “周靖,听说你得到了‘黑箱奇书’……”
      “一点不假,就在这里!”
      说着,朝公后的桌上一指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眼中立时爆出贪婪的火花,脸上浮出一抹异样的笑容道:“是真的?”
      “如假包换!”
      “周靖,你想不想做‘桃花宫’之主?”
      “怎么样?”
      “我们合力同参奇书,‘桃花宫’交你执掌!”
      “可惜……”
      “可惜什么?”
      “在下曾经有过誓言要血洗‘桃花宫’!”
      缓缓道来,不带丝毫火气,但却令人闻之股栗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面色一变,道:“你办得到?”
      “当然!”
      “你还不忘情于春桃那贱婢,比她强十倍的‘桃花宫’中有的是,你……”
      “住口,‘桃花姥姥’,春桃在引颈而望……”
      “什么,她没有死?”
      “死了,但她尚未瞑目,她等待着今天这样的时刻!”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嘿的一声冷笑道:“周靖,你想怎么样?”
      “先杀你以慰春桃在天之灵,然后血洗‘桃花宫’魔窟,为武林除害!”
      “哈哈哈哈,周靖,你在做梦,本应原意不想杀你,现在凭你这句话,非杀你不可了,到地下伴着‘地灵宫’的一批冤魂吧!
      周靖心头巨震,难道“地灵夫人”以下全己遭了毒手不成!对呀,未闻打斗之声,也不见半个“地灵宫”的人……
      心念之中,脸上立笼恐怖杀机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再贪婪地注视了一眼周靖身后桌子上的那本小册子,阴阴一笑,一掌向周靖当胸按了过去……
      周靖不言不动,恍若未觉,只是目中的杀机更浓了。
      “砰!”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惊呼一声,连退数步,手腕疼痛欲析,她这一掌,切切实实地按在周靖的心坎上,但却如击在生铁上似的。
      她不相信周靖会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功力,她想,他也许是穿了能避掌指刀剑一类的甲衣,一怔之后,腾身再进,双掌闪电般抓出,一拿腕脉,一扣“肩井”。
      周靖不闪不避,让对方扣个正着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指端用劲,立觉一种极强的暗流,从指尖倒逼而回,登时气翻血涌,不由亡魂尽冒,猛然松手……
      可热作怪,手是松了,但身形却无法挪动,一道奇强的吸力,把她钉在当场。
      她真正的感到事态的严重了,全身股栗,肝胆皆寒,面呈死灰。
      汗珠,从额头,鼻尖捧出,再滚滚而落。
      眼球,由于过分惊恐而几乎突出眶外。
      面上的肌肉,扭曲、颤动。
      断续而变了音的话声,从她口里吐了出来:“你……已……练成了……奇书……武……
      功……”
      周靖面无表情地道:“不错!”
      门外,“一统会”的高手,一个个惊魂出窍,面色如土,帮触不己。
      两条人影,踉跄奔人室中,齐声叫了一声“少主!”
      他两,正是拼死拒敌护主而重伤的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。
      周靖一看两人狼狈之状,不由钢牙猛咬,右掌徐徐上扬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全身一震,目中露出死亡前那一刻应有的恐怖,像屠刀下的羔羊。
      栗喝声起,“一统会”高手群中,暴出两条身影,扑向室门。
      周靖上扬的手掌向外一翻,一道狂飓陡然涌出。
      两条身影,被凌空震回,倒地而亡。
      其余的高手,面色更加灰败,死亡的阴影,笼罩着每一个在场之人。
      周靖上扬的手,向下拍落……
      一声度绝人寰的惨号,起自室中,“桃花姥姥”脑血飞进,死于就地。
      堂堂一谷二院三宫之中的“桃花宫”主人,就这样结束了她邪恶的生命,“返老还童”
      邪功,加速了她的死亡。
      “一统会”的高手,发一声喊,东突狼奔,冲出甬道。
      周靖拾起桌上的“共工残简”,转向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道:“两位伤势不轻?”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激动地道:“少主,天幸你能平安完成神功,我们的伤算不了什么!”
      “两位暂且歇息,我先打发敌人上路!”
      声落,人己似幽灵般的飘出室外,消失于甬道之中。
      宫庭之中,人声鼎沸。
      “桃花姥姥”一死,“一统会”高手,成了群龙无首。
      二门主郑强手中尚扶持着“地灵夫人”,他可做梦也想不到周靖会在“地灵官”中,而且练成了无敌神功,粉碎了这次十拿十稳的行动。
      从静室撤出的高手,己向他讲述了前后经过。
      “噤声!”
      郑强陡喝一声,骚动立时静止了下来。
      “副座罹难,现在听本坛命令!”
      所有“一统会”高手,纷纷向前集中。
      郑强目光一扫全场之后,道:“赵香主!”
      一个驼背老者,应声而出。
      “弟子在!”
      “传令把守通过的弟子们严守岗位?!?br />  “遵谕!”
      驼背老者领命而去。
      “地灵宫”残存门下,这时才己自动的集中在另一边,双方壁垒分明。
      郑强阴狠地向“地灵夫人”一笑道,“嫂嫂,这回要借重你了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脉穴被制,反抗无从,怒愤欲狂,厉声道:“畜生,你将死无葬身之地!”
      “未见得!”
      人群起了一阵骚动,挟着一片低沉的惊呼。
      一条人影,幽然出现。
      他,正是神功初成的周靖。
      周靖目光一扫现场,己略明梗概,缓缓步入场中。
      “地灵宫”所有门人,齐齐面现惊喜之色。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面上浮出一丝慰然的微笑。
      若梅若兰二婢,抢着上前唤了一声:“相公!”
      周靖冷电般的目芒,投射在郑强的身亡,面上的杀机令人不寒而栗。
      郑强若有所悟地朝周靖阴阴一笑道:“阁下就是周靖?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“那倒是幸会了!”
      “嗯!”
      “阁下掌劈本会副会长,功力实在惊人,但本会会索回这笔账的!”
      “一统会末日不远了!”
      “周靖,现在请你离开地灵宫?”
      周靖冷冰冰地道:“凭你一句话吗?”
      “阁下知道本人是谁吗?”
      “一统会爪牙!”
      郑强面色一变,道:“周靖,本人郑强,‘地灵宫’上届门主的胞弟,今天回来清理门户,阁下不会有意干预别人门派中的家务事吧?”
      周靖大是骇然,一时弄不清是什么回事。
      若兰厉声道:“郑强干犯禁律,己被上届门主逐出门墙,今日借‘一统会’……”
      “住口,贱人找死!”
      郑强狂声喝止了若兰。
      周靖己从若兰的话中,察出了真相,冷哼了一声道:“郑强,放下门主!”
      “阁下认为办得到吗?”
      “你准备怎么样?”
      “请阁下离开,否则……”
      “否则怎样?”
      “为‘地灵夫人’收尸!”
      “你敢?”
      “阁下无防试试?”
      空气在一时之间,大呈紧张。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栗声道:“少主,勿以贱妾生死为念!”
      周靖徐徐向前再移数步,双方距离不到两丈。
      郑强扬掌对“地灵夫人”的顶门,狠声道:“周靖,你再上前一步,我就毙了她!”
      周靖兀立如山,神色不动。
      郑强根本不明白他嫂嫂“地灵夫人”与周靖是什么关系,初时,他以为周靖是“地灵夫人”的情人,现在,那一声“少主”的称渭使他迷惘了,但他有一个信念,认定“地灵夫人”
      的生死,可以控制周靖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与“怪丐聂飞”双双从内弄出,他两个内功深厚,刚才不过久战脱力,这一缓势,业已恢复了不少。
      二人一扫现场,也呆住了。
      投鼠忌器,场面相当或手。
      周靖森冷地发话道:“郑强,卖身投靠,借外力以残同门,你死有余辜?!?br />  郑强嘿的一声干哼道:“周靖,你可以离开了,本人不耐久候?!?br />  “你以为在下会受你威胁吗?”
      “如果阁下愿意看着她死的话!”
      “你在做梦,今天闯入‘地灵宫’的人,不会有活日离开!”
      郑强看周靖那一份神态,不由心内微感发慌,如果周靖真的不计“地灵夫人”的生死,以他掌劈“桃花姥姥”的功力,来对付现存的高手,后果的确不堪设想。
      心念数转之后,沉声发令道:“本会弟子立即撤退!”
      “一统会”高手纷纷转身……
      “地灵宫”所有门人,一个个目眦欲裂,但门主在对方手中,莫可奈何。
      周靖舌绽春雷,大喝一声道:“不许动!”
      这一喝,所有“一统会”高手心神皆颤,纷纷停住身形。
      郑强阴恻恻地道:“周靖,你准备牺牲这贱妇了?”
      周靖不屑地嗤之以鼻道:“郑强,你想左了!”
      说话之间,全身丝纹未动,下垂的双手指尖微翘,两缕指凤,悄然射出。不须作势而能随意逼出指凤,这种功力,的确是匪夷所思。
      这动作,谁也看不出来,事实上也想象不到。因为这太超出武学常轨。
      蓦地--
      郑强闷哼一声,双手一松,蹬蹬蹬退了七八步,面如土色,目露骇极光芒。
      这一着全场皆震。谁也看不出郑强何以会突然受伤而退,这令人难以置信。
      若梅若兰两婢惊呼一声,双双上前接过“地灵夫人?!?br />  周靖转面向“地灵夫人”道:“郑强是否该按贵门之规处置?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错愕了半晌,才道:“他被先夫逐出宫门,己非本门之人!”
      “好!”
      郑强被指风射中穴道,全身酸软,寸步难移。
      “一统会”的高手,从极度震骇中清醒过来,不约而同地向外奔道。
      周靖身形似魅,一闪身越过众高手,截住宫庭向外的甬道。
      双掌扬飞,一道撼山栗岳的劲气,猛卷向逃遁的“一统会”高手。
      惨号之声盈耳,当前的栽下了不下二十人之众,其余的胆裂魂飞,纷纷倒回原地,一个个面呈死灰。
      就在此刻--
      周靖身后突地传来一个声音道:“少主,幸喜无恙,小老儿来迟了一步!”
      周靖骇然回顾,丈外的门边,站着一个瘦小的灰衣蒙面人。
      “阁下是……”“鬼影子西门烈!”
      “哦!西门前辈!”
      “我获悉‘一统会’血洗‘地灵宫’的消息,星夜赶来!”
      “此间里外的警戒,已被小老儿扫清了!”
      “好极了!”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,与“怪丐聂飞”双双奔了过来。
      周靖向三人道:“请三位扼守此路,不许放走一人!”
      “遵少主之命!”
      周靖弹身回到庭院之中。
      “一统会”百余高手,现在所剩下不满五十,尽成了瓮中之鳌。
      周靖弹指解开了郑强的穴道,以冷得骇人的声音道:“郑强,你自决吧?”
      郑强全身一颤,退了一个大步,突地暴吼一声,扑向旁侧尚未复元的“地灵夫人”他这是临死前的挣扎,其势如电。
      “找死!”周靖单掌横里挥出。惨号划空以去,郑强的身躯被震得飞投向五丈外的宫庭廊柱,疾如脱弩之箭?!芭?!”然一声暴响,血花飞溅,撞死当场。
      周靖带杀的目芒,一扫“一统会”的残余高手,大喝一声:“杀!”“地灵宫”高手,巴不得这一刻来临,纷纷扑出??植赖耐郎背∶?,再度展开。
      血光!剑影!残??!断体!
      挟以震耳欲聋的喊声与惨嗥声,令人怵目惊心。
      场面恐怖而疯狂。
      血腥!威酷!
      武林中罕见的大屠杀。
      但,这血的画面,并没有维持太久的时间。
      一切又趋于静止,入目的是殷殷的鲜血,和枕藉的尸体,在灯晕珠光的映照下,华丽的宫殿,变成了地狱屠场。
      “一统会”所有来犯的高手,没有半个生离,全军尽没。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传令清理现场,埋死救伤,然后肃容请周靖、“鬼影子”、“逆旅怪客”、“怪丐聂飞”等人到后院敞轩中落坐,远离血腥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向“鬼影子”道:“二哥,让少主一瞻凤采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一把扯下蒙面中,向周靖恭施一礼。
      周靖看这神出鬼没的人物,年在五十上下,短小精干,貌虽不扬,但却另有威棱。
      周靖目注众人道:“诸位前辈……”
      “怪丐聂飞”插口道:“少主称呼不当!”
      周靖道:“何以不当?”
      “我等身为主人侍童……”
      周靖不待怪丐说完,摇手止住对方的话头道:“论年龄,论阅历,与及各位的忠肝义胆,这称呼无有不当!”
      “少主说过身世明白之后,即改变称谓?”
      “我认为如此甚好!”
      “不,至多是平辈,岂能以前辈称呼!”
      “鬼影子西门烈”接口道:“在四侍童中,我名列第二,但年纪最大,比主人只小一岁,但论辈份,我等均师事主人,所以愚见以为……”
      周靖微微的一笑道:“怎么样?”
      “师兄相称!”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摇手道:“礼不可废,这断乎不可!”
      周靖起立肃容道:“西门师兄的意见最为允当,各位不必多言了,我以有你们几位师兄为荣,依次西门二师兄,何三师兄!”然后目注“地灵夫人”道:“门主该是五师姐,至于另一位生死未卜的大师身马鸣川,还有黄尚香六师姐,希望能得重聚?!?br />  “地灵夫人”展颜一笑道:“我比黄尚香师姐小一岁,该排第六,倒是少主排在最末……”
      “以后请称我师弟,万勿再以少主相呼!”
      “鬼影子西门烈”沉声道:“我等应向先师及师母灵前一拜!”
      周靖立即道:“有理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起身道:“各位随我来!”
      说着珊珊向一间侧室走去。
      众位互望了一眼,跟着走去,顾盼间,到了一间纤尘不染的小小静室之中,迎面桌上,香烟缭绕,烛影摇红,一个三尺高的灵牌,供在当中。
      周靖悲号一声,跪了下去,放声痛哭起来。
      众人相继跪倒,哀泣出声。
      供的正是“玉面无敌”甘祖年夫妇的灵位。
      悲哀的气氛,充满了这间斗室。
      久久之后,“地灵夫人”首先止悲起立,其余的也慢慢站起身来,只有周靖,泪竭声嘶,仍在抽咽不己。
      是的,世间还有谁比他遭遇更惨,出生三日,父母先后惨死。
      “鬼影子西门烈”叹息了一声,扶起周靖道:“师弟,你应该节哀才是,有子如此,恩师英灵有知,也当含笑了!”
      周靖末然地点了点头。
      “怪丐聂飞”向“地灵夫人”道:“师妹,恩师灵位何时所设,我怎的不知情?”
      “师弟来此之后,还不到三个月!”
      “哦,难怪我不知情!”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道:“那郑强怎回事?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神清一黯,随即愤然道:“我自‘钓鱼矶’遇难之后,巧被先夫郑刚所救,感恩图报,与他结为夫妇,先翁归天之后,先夫接掌‘地灵宫’,夫弟郑强曾数次对我无礼,先夫一怒之下,按门规把他逐出宫外……”
      “于是,他投靠了‘一统会’?”
      “是的,若非是他,‘地灵宫’地处幽密,机关重重,外敌怎能进人!”
      周靖冷冷地道:“死有余辜?!?br />  “地灵夫人”道:“若非师弟神功正好圆满,后果不堪设想了!”
      周靖慨然道:“这全是三师兄和四师兄的功劳,若非两位师兄拼死力阻来犯高手,静室之门早一分攻破,我不会活到此刻了!
      “鬼影子西门烈”道:“话归正传,师弟神功己成,下一步棋如何走法?”
      周靖激动地道:“二师身,我碰上了那施用‘金刚指’的人”
      众人同时一震。
      “鬼影子”道:“什么形象?”
      ‘他不是大师兄‘三指追魂’马鸣川!”
      “谁?”
      “酸秀才王中执!”
      “那既穷且酸的书生?”
      “是的!”
      “嘿,我竟然把他错过了……”
      “他会来找我!”
      “为什么?”
      周靖把易容为老人之后,“酸秀才”寄珠的经过说了一遍,但他隐起了易秀云索珠一简不谈,这毕竟是一件伤心事,未婚妻毁约另没别人怀抱,怎能说得出口。
      说着,把“鱼龙珠”取了出来,让师兄姐们过自。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轻笑一声道:“好精致的荷包,看样子这‘酸秀才’必是个风流才子!”
      周靖心头一紧,面上有一种热辣辣的感觉,他认定这荷包是易秀云送与“酸秀才”定情之物,不然一个大男人,那来的脂粉味!
      珠有龙眼大小,光莹洁白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点了点头,赞叹地道:“今天也算开了眼界,据说这‘鱼龙珠’乃稀世之珍,有活死人而肉白骨之效,无论新伤旧残,甚至五体不全。经穴十毁其九,只要心脉不断,有一口气在,吞下此珠,无不立愈!”
      “??!”
      “三师兄见多识广……”
      “道听途说而已,是否如此还不知道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道:“师弟准备如何处置此珠?”
      “当物归原主!”
      “师弟居心正大,可敬可佩!”
      “师姐谬赞了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凝重地道:“师弟,你怎知他会施‘金刚指’?”
      “群雄夺珠,‘秀才’出手伤了‘通天教’四大护法之首的‘枯竹客’,被该教副教主喝破是‘金刚指’,我急起而追,可惜没有追上!”
      “那目前还不能断定他便是大师兄传人?”
      “是的,有待查察,哦,我想起一件事了……”
      “什么事?”
      “通天教副教主是个女的,她曾派门下暗中助我,更为我解‘玄天寒煞’,她竟也知道我右脚少一处的秘密!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颤声道:“真的?”
      “是如此!”
      “年纪?”
      “与师姐不相上下,很美!”
      “那定是师姐黄尚香无疑,她没有说出来么?”
      “没有!她说时机未至!”
      “定是她,奇怪,她会成了‘通天教’副教主?”
      “这和师姐做了‘地灵夫人’一样的玄奇?”
      “哦,师弟取笑了,这我们必须证实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道:“各位请听愚兄一言……”
      四人异口同声地道:“师兄请讲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十分庄重地道:“师父的死因,据判断可能与大师兄‘三指追魂马鸣凤’失踪之谜有关,但也许不是,目前第一步当然是全力追出大师兄的生死下落……”
      一顿之后,又道:“师父既己练就‘金刚不坏神功’,而凶手竟能声息毫无地杀死师父,这下手的人,功力之高显然己到不可思议之境,下手的动机,当然更无法推测,为了不打草惊蛇,我等的真面目仍不宜在江湖显露,各位以为然否?”
      “怪丐聂飞”抢着道:“二师身之言甚是!”
      周靖也道:“这样做是对的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又道:“一统会‘武林一君’,唆使群豪毁尸,追杀师母,死不足以偿其罪,但此仇须待另一元凶伏诛之后再报,以免增加追凶的困难?!?br />  四人点了点头,表示赞成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目注周靖道:“师弟还是扮那周老丈吧,一则可以引出‘酸秀才’,再则也免群魔因‘黑箱奇书’而注目!”
      周靖心念几转,道:“就这样办吧,另外我有点申明,所谓‘黑箱奇书’就是‘共工残简’,各位谊属同门,理应共同参研,可惜此神动限于男性,而且必须是童贞之体!”
      说着,掏了出来,向“鬼影子”一递道:“请各位传观过目?!?br />  “这……不必……”
      “看看无妨,不知那位师兄合于参修的条件?”
      众皆默然,“地灵夫人”不说,其余的均已届中年,谁还保持童贞之体。
      传观一遍之后,仍交还周靖收藏。
      周靖忽又想起一桩久悬的心事,向“逆旅怪客”道:“三师兄,‘妙手书生’斐庄与本门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
      “他是‘血谷’被逐出来的门人!”
      “哦,怪不得……还有,‘妙手书生’可曾提及另一个女人?”
      “这倒没有!”
      周靖心想,这有关“血谷”一门秘密,也就不再开口。
      “逆旅怪客”却不愿放过,追问道:“什么样的女人?”
      “一个中年女人,住在‘一统会’中一个隐秘的地方,曾因‘血心’之故而救我出险,她还收藏了空的‘黑箱’,所以我猜想,可能……”
      “可能与‘血谷’有关?”
      “是的!”
      “事关别派的秘密,不好查问!”
      “我会揭开这个谜的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从怀中取出一物道:“师弟,这是借自你的‘血心’,原物奉回!”
      周靖双手接了过来,睹物见人,想起异母手足甘江,不由一阵黯然,他也联想到甘江的未婚妻子“鬼女”石兰花,自上次伤心一别,就没有了下落……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起身道:“各位折腾了一天,可以休息了!”
      周靖环视了众人一眼,道:“各位师兄姐,我想立即告辞!”
      “鬼影子”道:“什么,你现在就走?”
      “是的,仇怨未了,小弟我如芒刺在背!”
      “也不必急在一时,倒是‘一统会’损兵折将,难保不卷土重来……”
      “地灵夫人”道:“郑强已死,宫内机关暗道仍可恢复旧观,没有内应,外人休想涉足了!”
      周靖点头道:“这样可免了后顾之忧,小弟还是告辞!”
      众人面面相觑,良久,“逆旅怪客”才道:“师弟既不肯久留,我们江湖道上再见了!”
      周靖回到原先练功的静室,重行易容为老者模样,辞别众师兄姐,离开“地灵宫”,扑上莽莽江湖。
      神功己成,心中的感受,又是一番光景。
      为了引出“酸秀才”,一路之上晓行夜宿,按站而行。
      这一天,正投逆旅,只见后小二笑嘻嘻地趋近前来道:“您老姓周?”
      周靖大感愣愕,惑然道:“不错,小二哥……”
      “您老请进,上房有客相候!”
      周靖心中一动,暗忖,莫非是“酸秀才”不成,跟着小二,来到里院上房,只见两个少年迎了出来,长揖道:“周老丈,愚兄弟敬候多时了!”
      周靖几乎笑出声来,对方赫然是甄名隐、甄名南昆仲,奇怪的是他俩怎会事先迎候呢?
      难道自己的乔装,己被他俩识破,当下不动声色地道:“两位小哥认识老夫吗?”
      “哦,老丈,请进屋再谈!”
      周靖毫不客气地跨了进去。
      甄名隐嘻嘻一笑道:“周兄,我们又相见了!”
      “两位怎知……”
      “周兄别忘了我兄弟俩与‘逆旅怪客’前辈并不生份呢!”
      “响,原来如此!”
      “周兄欲将何???”
      “这个……在找一个人!”
      “谁?”
      “酸秀才!”
      暮地--
      一个娜娜身影,疾弄后院而来。
      周靖一见来人,顿时心如鹿撞,以目光向甄氏兄弟示意。
      这女子竟然是朝这间上房走来,大声道:“周老丈,山不转路转,幸会了!”
      来的,正是周靖的未婚妻易秀云。
      周靖哈哈一笑道: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了,是易姑娘!”
      易秀云脸罩寒霜,一脚跨入房间,目光二扫甄氏兄弟道:“两位是谁?”
      周靖急道:“老朽的两位忘年交,姓甄!”
      甄氏兄弟,双双作了一揖,道:“姑娘请坐!”
      易秀云冷冰冰地点了点头,目光狠狠地盯住周靖道,“周老丈今天有所交代吧?”
      周靖哈哈一笑道:“老话一句,老夫必须面交那位小哥!”
      “非这样不可!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‘加此,二更天关帝庙见!”
      “关帝庙?”
      “不错,镇外十里!”
      “这是姑娘订的约还是那位小哥?”
      “两人都是!”
      “他一准到?”
      “当然!”
      “好,老夫按时赴约!”
      易秀云再度瞥了甄氏兄弟一眼,道:“老丈,只您一人?”
      “当然,难道老朽还有随从不成!”
      “一言为定,晚上见!”
      易秀云转身柳概而去。
      周靖望着她的背影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      甄名南讶然道:“周身,易姑娘怎么回事?”
      周靖苦在心里,淡淡地道:“她代‘酸秀才’索讨一件东西!”
      “周身何时与易姑娘并赋关睢,小弟想讨杯喜酒喝?”
      “这……这……恐怕会让两位贤弟失望!”
      “为什么?”
      周靖当然说不出口,未婚妻移情别恋,当初,一时误会而提出解除婚约,这对一个无辜少女而言,打击是不轻的,所以他一直为此而感到歉疚,尤其他每一想到“圣剑飞虹”易斌为自己而死,恩比天高,欲报无门,故对于易秀云他毫无怨怼之心,闻言之下,苦笑一声道:
      “世事沧海桑田,谁也无法逆料!”
      甄名隐眉头一皱道:“周兄这话必非无因而发?”
      “以后再谈吧!”
      “周兄今晚单独赴约?”
      “是的!”
      “周兄神功无敌,当然不须我弟兄担心。不过,仍请小心为是?!?br />   “谢谢关怀!”
      “周兄可前容我弟兄追随左右?”
      “这……岂敢以尽兄私事劳两位跋涉……”
      “周兄这话不见外了!”
      甄氏兄弟与他结识之后,数度为他的事出生主死,这种友谊,可说世间少有,他是永怀有一腔感激的,当然无法峻拒,但想及自己是为了父仇母恨而奔走,凶险在所不免,既不能让别人涉险,更不愿假手别人来了断恩仇……
      心念之中,歉然道:“盛情心领,请恕愚兄台誓以一己之力了断私事!”
      甄氏兄弟互望了一眼之后,甄名南微微一笑道:“如此说来,周兄是决不会答应的了?”
      “请恕愚兄不得已的私衷!”
      “我弟兄反正无事,东飘西荡,追随左右既然不蒙接纳,随时见面谅来是不会拒绝的了?”
      “当然!当然!不过愚兄对两位确实是内疚于心!”
      “人之相知,贵相知心,周身言重了,今晚共渡一宵,把酒清谈,明天再言分手如何?”
      “愚兄今夜有约!”
      “那不碍事,时辰尚早,叫店家摆上酒莱吧!”
      说着,叫小二摆来酒菜,三人对坐而酌,周靖心事重重,虽然强言欢笑,内心是沉重的,甄氏兄弟却谈笑风生,天南地北,无所不谈。
      烛光摇曳之中,远远传来两声梆声。
      周靖起身别了甄氏兄弟,出店直扑“关帝庙”。
      十里距离,转眼即到。
      月黑凤高。
      几株撑天巨树,簇拥着一幢黑黝黝的建筑物。
      荒野岑寂,万籁开声,只有凤拂草木,发出断断续续的“沙!沙!”之声。
      单调!
      凌厉!
      飞萤走磷,衬托出一幅鬼气森森的画面。
      蓦地--
      一阵劲气激撞的“呼轰!”之声,挟着隐隐雷鸣,随风飘传而来。
      显然有人在搏斗。
      周靖心头一震,身形加紧,捷逾鬼魅地飘入关帝庙。
      庙内阴森死寂,连灯火都没有,细察声音来源,似在庙后。
      周靖纵身上屋,扑向庙后……
      三条人影,在庙后的草坪上兔起鹘落,打得难解难分。
      周靖停身后墙之上,神目如电,突破夜幕,只见易秀云与“酸秀才”双战一个头戴金冠,身着紫袍的老者。
      这老者,赫然就是东山复起的一代魔王“通天教主”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会在此地现身,的确大出周靖意料之外。
      他想起被“玄天寒煞”所制,险些丧命的一幕,不由怒从心起,杀念横生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出手之间,轻描淡写,但“酸秀才”与易秀云显然也各出全力,仍被迫得如走马灯般乱转。
      奇怪的是“通天教主”一直不下杀手,像是师徒在喂招似的。
      周靖目光再向场外扫掠,累见暗影中人影幢幢,来的不止“通天教主”一人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被假扮“恨世魔姬”的黄小芳,骗住“回龙潭”取“黑箱奇书”,时隔数月,想是无功而退了。
      蓦地--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怪吼一声,连劈数掌,势道之强,骇人听闻。
      易秀云与“酸秀才”各各闷哼了一声,双双踉跄而退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狞声道:“本教主看在‘玄玄老人’份上,不取你两人性命,识相的快献上‘鱼龙珠’!”
      易秀云怒斥道,“办不到!”
      周靖恍然?!巴ㄌ旖讨鳌蔽恕坝懔椤本共幌鬃猿鍪?,而他之所以不下杀手的原因是看出易秀云所使的“天雷法掌”,认为两人都是“玄玄老人”门下,他不敢结这个强仇。
      想不到这不可一世的魔头,还有使他惧怕的人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大声道:“丫头,若再强嘴,本教主先废了你俩人的功力!”
      “你何不下手?”
      “你认为本教主不敢,‘玄玄老人’并不在本教主眼下!”
      “大言不惭!”
      场中三人同时一震。
      随着这一句冷喝之声,场中多了一个黄葛布长衫的白发老者。
      以“通天教主”的功力,竟不能发觉有人隐身在侧,而且对方如何入场,都不曾看得出来。
      “酸秀才”与易秀云双双惊叫了一声,目光灼灼瞪视着白发老人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下意识地退了数步。
      来的,正是易了容的周靖。
      两条人影,从暗影中弹射而出,扑向周靖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大叫一声:“不可!”
      但,迟了。
      两声惨哼传处,扑出的两人,跟踉跄跄直退了十多步,方始摇摇不稳地站住,“哇!”
      的各喷出一口鲜血。
      这两人,正是“通天教主”随身护卫“钢铁二金刚”。
      周靖举手投足之间,伤了不可一世的“钢铁二金刚”,这种功力,不但在场的人震惊,他本人也感到意外。
      “酸秀才”与易秀云连眼都直了,他和她记忆中的周老丈功力并不出奇,数月功夫,就变了另一个人。
      两人同样心思,对方是个深藏不露的奇人,但,他会是谁呢?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栗声道:“阁下是‘玄玄老人’……”
      周靖嘿嘿一声冷笑道:“阁下认为是吗?”
      “阁下何方高人?”
      “你识得老夫?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不由一怔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武林道中还有谁具备这种身手,举手之间,把“钢铁二金刚”打得口吐鲜血,他自问决办不到。
      以身手而论,对方当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,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出这不起眼的老人是何来路,当下尴尬地道:“恕本教主眼拙!”
      “堂堂‘通天教主’,连老夫都不认识,就要想称尊武林,哼!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老脸一红,强忍怒气,道:“请教尊号?”
      周靖有意调侃对方,冷冷地道:“老夫向不对人通名道号,想不出就拉倒!”
      一旁的易秀云和“酸秀才”何尝不怦然心惊,两人你望我,我望你,谁也想不出这老者的来路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一代枭雄,转眼之间,心神己告平定,沉声道:“朋友此来必有指教?”
      周靖大咧咧地道:“当然!”
      “请道来意?”
      “阁下为难这两位小友,是为了区区一?!懔椤??”
      “鱼龙珠”武林奇珍,稀世难求,他却谓之区区一粒,口气实在大得惊人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一怔神道:“不错!”
      “岂不有失身份?”
      “奇珍异宝本无主,谈不到什么身份!”
      “得者为主,怎能说是无主?”
      “朋友用不着拐弯说话,是否也为此珠而来?”
      “老夫还不放在眼下!”
      “那就请便吧!”
      “老夫说过有为而来?”
      “本教主愿听!”
      “阁下找‘鱼龙珠’找错了对象!”
      “朋友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      “这小哥身上根本没有什么‘鱼龙珠’!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迷惑地重新打量了周靖一眼,道:“朋友知道!”
      “当然!”
      “为谁人所得?”
      “就是老夫!”
      “酸秀才”正想开口。却为易秀云所阻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竟似不信地道:“此话当真?”
      周靖哈哈一笑道:“信不信由你!”
      话声中,取出荷包,把“鱼龙珠”掏出来在手中一亮,又道:“看清楚了!”
      一蓬蒙蒙白光,破空而起。
      不远处传来惊“噫!”
      周靖随即收起,道:“阁下,听见没有,另外还有朋友在等着呢!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目中贪婪之色陡盛,连声音都变了调,道:“朋友,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
      周靖狂妄至极地道:“老夫想以‘鱼龙珠’作为彩头……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诧然道:“彩头?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“此话怎讲?”
      “老夫生平极少出江湖走动,然而每现身江湖,从未遇到三招以上的对手,是以想用这珠作为彩头,如有人能与老夫对上三掌而不倒,即以此珠奉赠!”
      “哦!”
      “酸秀才”忍不住脱口道:“老丈使不得!”
      周靖冷冷地道:“老夫的事还用你娃儿插嘴?”
      “可是……”
      “可是什么?”
      易秀云心思慧敏,看出这怪老人似乎别有用心,忙止住“酸秀才”不使开口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心念疾转,凭你老头功力通玄,难道真的三掌都接不下你的?
      心念之中,一副跃跃欲试之态,道:“朋友这话是真的?”
      周靖一翻眼道:“老夫如不自己说出来,谁知道老夫持有此珠,老夫又不是发了疯,平空里赶了来找乐子?”
      这话中“赶了来”三个字大有文章,但“通天教主”全神在那珠上,己无暇注意及对方话中的语病,兴冲冲地道:“交换三掌7”
      “不错!”
      “如何交换法?”
      “老夫先接三掌,然后奉回三掌?!?br />   “如果朋友在接掌之时落败呢?”
      “双手把珠奉上!”
      “本教主接受挑战!”
      “阁下自认接得了?”
      “朋友未免小觑人了!”
      “话得说明,生死伤残不论!”
      “这何用说!”
      “朋友须言而有信?”
      “笑话,你以老夫为何许人?”
      “好,请准备了!”
      “好吧!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功力非比等闲,当今武林中,已难找出一二对手,这老者竟然要先接对方三掌,无疑的,志在必得之下,“通天教主”这三掌将挟毕生功劲而发,易秀云与“酸秀才”
      各捏了一把冷汗,但自知阻止不了,只好听天由命了。
      场面在无言之中,透着无比的紧张。
      暗中,己有无数双夜星般的眼睛在注视着这一场百年难逢的睹斗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既为一派之尊,当然也有过人之处,他全神贯注对方的神情,有没有变化,他要从对方表清中判断对方真正的功力竟有多高。
      然而,他失望了,对方面部毫无表情,连眼神都收敛了。
      这给人一种莫测高深之感。
      但“鱼龙珠”的诱惑毕竟太大,谁能放弃这利多于害的赌斗。
      蓦在此刻--
      一个声音,倏告传来:“且慢!”
      话声中,一条人影,飞泻而落,赫然是一个形貌猬琐的秃顶老者,一双绿豆眼,在暗夜中发出眉焰碧光,令人不寒而栗。
      来人,正是称尊天南的“双绝老人”。
      “双绝老人”朝“通天教主”一拱手道:“教主请了!”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心虽不适,但仍还了一礼道:“请了!”
      “双绝老人”再转向周靖道:“阁下如何称呼?”
      周靖冷冷地道:“免了,说你的来意吧?”
      “双绝老人”莫测高深地望了周靖一眼,可能,他是生平第一次被人以这种态度相对,但他毕竟忍住了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目光一瞟“双绝老人”道:“盟主难道也有心参与这个赌约?”
      “难道不可以?”
      “哈哈哈哈,当然,本教主焉能说不呢,只是……”
      说完,目注周靖。
      “通天教主”此时心里己迅速的作了另一打算,“双色老人”以掌与毒称绝,说到掌,并非自己之敌,但毒这一门却真是无人敢沾,如果让“双绝老人”与这怪老人先拼一场,再相机行事,或可稳操胜算。
      周靖连想都不曾想,便道:“多多益善,老夫来者不拒!”
      一旁却急坏了“酸秀才”,那“鱼龙珠”是他的,对于他的关系太大,万一“双绝老人”
      施出“毒”来,后果岂敢设想,当下惶急地唤了一声,“周老丈!”
     
     
     
  • 下一篇文章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  文章录入:凌妙颜 编辑校对:凌妙颜  
  • 喀纳斯景区再添8只天鹅宝宝 2019-07-09
  • 枪杀中国女留学生江玥嫌犯已认罪 或获刑7至8年 2019-06-25
  •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? 2019-06-25
  • 广东严查扶贫领域违纪问题 三级督办直查立案888人 2019-06-17
  • 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:从美国高校看“四个回归” 2019-06-13
  • 呼死你团伙被摧毁 封停83万余个账号抓获210余人 2019-06-07
  • 互联网打通精准扶贫“最后一公里” 2019-06-07
  • 铁打的詹皇,流水的勇士 2019-05-24
  • 刘诗诗"补丁裙"秀细长小腿 捂嘴与胖助理热聊刘诗诗补丁-大陆 2019-05-24
  • 我们都不是“全面而自由发展”的人,所以也没有必要计较智商高低了。 2019-05-15
  • 网友建言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5
  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土库曼斯坦缩减开支或让货币贬值 2019-05-10
  • 让“三会一课”更有“味” 2019-05-08
  • 事件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4-29
  • 重庆“8D迷宫”楼走红  网友:住户能找到自己家吗 2019-04-25
  •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彩宝网 女巫宝藏闯关 御龙在天2 玩二八杠的技巧 比特币期货交易量 星际争霸2编队技巧 三国杀变态单机 火箭vs骑士录像 斯图加特地图 巴拉多利德赛程 伟大魔术师电子游戏 河北好运彩3号码统计 美女捕鱼视频最新版 3的903组选前后关系 体彩江苏7位数18094 圣诞企鹅简笔画图片